北客與高雄地區義民廟的關係

林秀昭 主講 94.2.2.

 

一、北客與高雄市義民廟的關係

 

(一)北客第二次遷徙至高雄市

日據時代及台灣光復後,有眾多的新竹州客家人移民高雄市。其主要原因如下:

 

1. 日據時代日本政府興建新竹到高雄的鐵路,使部分新竹州客家人,因而遷居高雄市:

2. 日據時代高雄新興製糖株式會社在新竹州招募員工,被錄用的客家籍員工,因而遷居落腳高雄市:

3. 日據時代新竹州曾發生大地震,部分災民不得不移民就業機會多的高雄市:

4. 日據時代高雄設煉油廠,因而促使部分新竹州的客家人移居

高雄市:

5. 民國四十年後,化學合成樟腦製品問世,也造成部分新竹、苗栗的客家人移民高雄市:

6. 民國四十九年新竹、苗栗發生大水災,造成部分客家災民離開

家鄉,遷移到工作機會多的高雄市:

(二)高雄市褒忠義民廟的由來

高雄市褒忠義民廟始於民國三十五年(一九四六)間,由信士林讓才在高雄市火車站東站前,即今南華路入口處,搭建草寮居住,將隨身帶來的新埔鎮枋寮褒忠義民廟香旗奉祀,嗣後崇拜信士越來越多, 威靈顯赫,有求必應,香火鼎盛。

民國六十五年(一九七六)竣工,改廟名為「高雄褒忠義民廟」。

如今的高雄市褒忠義民廟,規模宏偉、廟貌巍峨,可能是全國最壯觀的義民廟。

 

 

(三)北客與高雄市義民廟的互動關係

由於桃園、新竹、苗栗移居高雄市的客家鄉親為數眾多,為聯絡感情及凝聚鄉親向心力,組有高雄市新桃苗客屬同鄉會,在高雄市三民區褒忠街有義民廟,成為高雄市客家人的信仰中心,每年農曆七月二十日,高雄義民廟亦辦盛大的義民祭,及大豬公比賽,吸引上萬的高雄市民參與,也讓居住在高雄市的市民,知道高雄市有為數眾多的客家人定居。

 

二、北客與高雄縣旗美義民廟的關係

 

(一)北客之遷徙高雄縣旗美地區

明治四十二年( 1909 年),日本三五公司在荖濃溪洪氾區之河

埔新生地,申請開發農場,取名為南隆農場。開發農場需要大批人力,

於是三五公司北上新竹州,招募長工,而當地位於山陵缺水旱田區的

客家庄,由於生活貧困,自然欣然接受招募,紛紛南下承租土地耕種。

基於客家人刻苦耐勞的天性,加上屯墾的經驗,農場經營成功,墾戶

的生活得到改善與保障,於是一批批的新竹州客家人聞訊,接二連三

地攜眷南下入墾,引起了北部客家人大量的南遷。

 

(二)旗美 褒忠 義民廟的由來

臺灣南部的旗美褒忠義民廟,分香自新埔枋寮,相傳太平洋戰後初期,旗山一帶的人民因感五穀不熟,六畜不旺,乃決議至新埔恭請義民廟的香旗前來庇佑子弟,不久後當地作物果然欣欣向榮,六畜漸旺,村民乃倡議興建義民廟。

(三)北客與旗美義民廟的互動關係

旗美義民廟建成之初,原本只有移墾者的信仰而已,不巧鄰近地區發生瘟疫,致使六畜不興,五穀不收,附近福、客兩籍的人士前來祭祀後,狀況大為改善,旗美義民廟的香火日盛,廟的左廂,還設有專門替人們消災解厄,問病求藥的「辦事廳」,不僅成為臺灣客家人義民廟最特殊的一個例子,更說明了這座褒忠亭,在當地居民心目中所佔的重要地位。

 

三、北客與高雄縣甲仙義民廟的關係

 

(一)北客之遷徙高雄縣甲仙地區

根據張玉水口述:遠在日據時代,大概在民國三、四年間,有

位名叫「維義」的老乩童,自新竹遷移甲仙蕃界,從事樟腦煉油行業,隨行亦有許多採收樟腦的工人(俗稱腦丁),移民甲仙定居。

 

(二)高雄縣甲仙義民廟的由來

當北客這一群人前來移民定居之同時,從新埔枋寮義民本廟迎請香旗供奉,並受義民爺指定,為人治病、排難解紛,因此聚集不少信徒,嗣後,維義遷到花蓮,香旗傳下張玉水,供奉至今。

至台灣光復,香旗始終保存在張文民家中供奉。祭典年年如儀,神靈顯赫依舊,民國五十九, , 籌組創廟;民國六十一年,自枋寮義民本廟恭請香火,建墓安靈。民國六十九年,簡廣雄捐地,作為廟基,地方信眾募款捐獻,以為建廟資金,於是破土建築,民國七十三年,新廟工程完竣。

 

(三)北客與高雄縣甲仙義民廟的互動關係

每年七月十九日,廟方依舊舉行隆重的祭義民爺大典,附近的善男信女大多也會虔誠地前往祭祀;尤有甚者,甲仙義民廟後的義民爺衣冠塚,雖然位處於偏遠的山區,但在大家樂極盛時期,也出現了「大家樂迷」擺的沙盤,這大概也是全國義民廟中,唯一可求大家樂「明牌」的廟吧!

 

四、結 論

(一)、昇華的義民精神

這一代客家人,面對臺灣的社會,有太多的新事務,必須妥為處理,義民爺的問題,可以只是其中的一項小問題,也可能是跟族群發展有絕對關係的大問題,關鍵在於客家人要如何因應。傳統社會的客家人,把義民爺從單純的民間信仰,提昇為家族崇祀的亦神亦祖角色,今天,新一代的客家人,更應該把象徵忠義的義民爺崇祀,昇化為超越族群問題,全力為臺灣前途打拼,為民足守護的新義民精神,才更具有時代的意義。

 

(二)、義民爺的新使命

此傳統沿襲至今,隨著義民爺信仰的傳佈,義民祭祀圈的擴大,加上社會本土化意識的抬頭,義民廟裡的義民爺從被膜拜的神靈圖騰,昇華至超然於宗教,成為全台客家族群認同的象徵。此一變遷及日益加重的使命感, 應是當年奮勇保衛家鄉而犧牲的義民所始料未及的吧!